塞维利亚皇家贝蒂斯

尊敬的特約記者、通訊員:

中國建始網使用郵箱接收投稿,謝謝合作!

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教育科技 > 原創文學

白云深處有梨花

2019-04-12 08:37:46 來源:中國建始網
分享
評論

文/黎采

沒錯,白云深處有梨花。

白云,建始縣長梁鎮白云村。梨花,不必我廢話,地球人都知道。

白云村,一個很天上的名字。而且,在這春天里,開滿人間的梨花。這對我來說,是個巨大的誘惑。我得去看看。去看看這個天上人間。

一天午后,我就去了。

駕車從縣城出發,一路上,倒也是桃紅柳綠,滿目春色。我一心向往著白云村的梨花,路上的所有遇見都無法留住我的視線,但它們一閃而過,跳躍成一串歡快的音符,伴我前往。

約摸半小時后,在天云公路(長梁至天生465省道)的一個拐彎處,我忽地看見——成片的梨花就在前方——在群山環繞的大片平地上熱熱烈烈地鋪陳開來。那是千萬棵梨樹站成的浩瀚,一瞬間讓人莫名感到一種類似進攻的氣勢,我無力抵擋,于是,恍惚而愉悅地被攻擊。

深呼吸,我需要清心靜慮,以天真爛漫的嶄新感動,走近這些全新的花朵。

走近花朵,有兩個方式,可以繼續開車順著天云公路穿過白云大橋,然后沿田間路行駛到梨花前;也可以就此下車,直接走過天云公路邊的河,梨花就在河對岸。但見清清小河繞梨樹林緩緩流過,像一個溫柔而深情的陪伴。我選擇了走過河去看梨花,因為我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了河中那大大小小的石頭搭成的漫水橋。我豈能錯過如此有情趣的過河方式?!我的雙腳需要走點不尋常或者說有意思的路。踩著搭石過河,的確是一件特別過癮的事。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天然的琴鍵上,沒有既定的韻律與節奏,或急或徐的腳步踩著潺潺的流水聲、踩著自己的心跳聲,充滿好奇與試探的美妙。妙不可言。

過了河,走小路上岸,我就把自己丟進梨花之中了——我就是要在這里,毫不客氣地把那個我不喜歡的我弄丟。

梨花,這就是白云村的梨花。是一種叫做“六月雪梨”的梨花。一朵朵,一簇簇,一枝枝,一樹樹。作為薔薇科的梨花,每朵生五片花瓣,絲絲花蕊自花心舒展開來,纖巧,精致。瞧,沒有哪一朵梨花不是謹慎而專注地開著。仿佛這是梨花們的第一個春天,又或是最后一個春天——從容而努力地活在當下——這是生命散發的耀眼光亮。人啊,在一朵花前,終歸是慚愧的。所以,我從來都不能忍受一個人在花前做出比花還美的樣子。當然,我也愿意相信,也有一些人,當他(她)立于花前,他(她)本身就是一朵花的姿態,只是,這樣的人,現在已成稀有動物。

白,梨花的白,是潔白無瑕的白。細細打量,每一片勻稱、豐腴的花瓣上閃爍著生命光彩的白,映襯著帶點粉色的花蕊,在陽光的照耀下,又彌散著一種不可描述的迷離色澤——如此清新又夢幻的白,如此純潔而高貴的白——是觸手可及的白,也是遙不可及的白——更是大地向著天空抒情的白——天空懂了,心就晴了,露出藍顏,與地上的梨花遙遙相望——聽,梨花們不時竊竊私語,無數的思緒隱隱地向藍天上飛揚——慢慢地,在天邊聚成一朵輕盈盈的云。梨花,白云村里最勾魂的白、最浪漫的云。

香,梨花的香,是清香裊裊的香。梨花之香,本不濃郁,不張揚,絲絲縷縷,輕輕柔柔。白云村這一片闊大的梨花,則是一支梨花香的隊伍,香得濃烈,香得奔放,香得霸道,香得叫人忘了身在何處。反正不管你走到哪個角落,渾身每一個細胞似乎都被梨花香充盈著,你只能乖乖地被梨花香挾裹著,成為一個至少是暫時有香氣的人。

風起,梨花落。白蝴蝶般的花瓣,在空中飄呀飄,飄在我的衣襟上長發上,飄在梨樹下的青青小草上,飄在潮潤的泥土上。飄落之間,無限的風華在流動,無盡的神秘在更新。花落的聲音,被風吹遠又吹近。如果說,這一片梨花是一本自然之書,那么,是風在將它一頁一頁翻動,每一個置身其中的人,靜下來,就能讀到別樣的美麗與感動……

風止,梨花似靜還動。我閉上眼睛,任想象在花海里馳騁:春雨中的這片梨花,該是怎樣的嬌羞又嫵媚呢?星光下的這片梨花,該是怎樣的靜默又璀璨呢?朝霞里的這片梨花,該是怎樣的清麗又蓬勃呢?……如果我變成一朵梨花,我會不會希望不被眾人欣賞而只為自己開放呢?一只蜜蜂飛過來,停在一朵梨花上,梨花輕顫,像是給我一個謎一般的回應……

我承認,我奔著這片梨花來,其實也是奔著自己內心深處癡迷的梨花之詩意而來。“梨花一枝春帶雨”、“梨花枝上層層雪”、“梨花落后清明”、“見梨花初帶夜月”、“落盡梨花月又西”、“梨花風靜鳥棲枝”、“山溪野徑有梨花”、“梨花最晚又凋零”、“雨打梨花深閉門”……古詩中之梨花,至美。帶點愁緒的至美。看著眼前這片梨花,想著古人的至情至性,我的心,澎湃又安靜。我永遠也寫不出那般驚艷的詩句,但我愿意做一個向詩意靠近的人。這片梨花,可能無法完全契合以上任何一句古詩的意境,但卻又能讓我真切地感到,無數種詩意在這里交織、融合,我抓不住,也說不清。但我在其中,該是幸福。幸福的我,要感謝這片梨花,她們不費吹灰之力就消除了一個花下人的愁。無愁不必強說愁。誰不想忘了愁?一醉解千愁。這片梨花,醉人沒商量。

徘徊在梨樹林中,我總覺得,可能在某個角落,逢著一個人。一個老人。也就是這片梨樹的主人——潘賢成。十年前,是他在白云村種下最初的梨樹,并帶動周邊農戶跟著種,從幾十畝到幾百畝。當然,農民用雙手用汗水侍弄梨樹的初衷不是為了營造風景,而是為了賣六月雪梨以增收致富。我想說的是,這樣的勞動與心愿本身就是風景。厚重而深遠的風景。大地上最樸實的風景。我沒有逢著任何一個果農,但我知道,他們在,一直都在這片土地上。他們的氣息無處不在。我向梨樹林外那些遠遠近近錯落有致的農房投向一瞥——梨樹的主人們,看到房前屋后梨花似海,應該會眼含笑意吧。當六月來臨,雪梨掛滿枝頭,又該是怎樣的美呢?……

無論是梨花盛開,還是雪梨滿園,都是白云村獨特的田園美。美在恬淡,美在不刻意,美在滿溢鄉村生活的原滋味。這樣的美,永遠都有打動人心的力量。

可以說,這片梨樹正處于“少年”時期。我在想,許多年后,當這片梨樹長得更高大茂盛,枝干粗礪、蒼老,依然在一個一個春天認真地開出潔白芬芳的花朵,多美好……那時的我,是否已然白發蒼蒼?是否依然會為一片梨花而心動不已?……一切皆是未知。一切皆有可能。用心享受此刻,就很好。

黃昏時分,我戀戀不舍地離開。梨花,在我身后漸遠,在我心底一再盛開……(編輯孫小茜)

(作者黎采)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    最新推薦
    塞维利亚皇家贝蒂斯 角斗士对决 射龙门规则 剑的秘密客服 荆州金皇冠大酒店 我要注册重庆时时彩 勇士vs马刺 真爱你的云 幸运飞艇pk10开奖记录 12.31开拓者vs凯尔特人 11选5计划软件破解版 时时彩交流群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31选7开奖19098期 经典243怎么玩